是人民的立法院,还是政党寡头的交易所?

评论立法院前(31)日晚上突袭通过「会计法第99条之1条文修正案」最晶莹剔透的,是身为当事受益者的台大创伤医学部主任柯文哲,他说,当他看到颜清标和柯文哲的名字被放在一起除罪时,不晓得是他要感谢颜清标,还是颜清标应该感谢他。「也许政府认为喝花酒和做研究一样,都对国家很有贡献」。

立法院每会期最后一天在深夜举行的「法案清仓拍卖会」,是固定上演的政治大烂戏。在这一天,粗製滥造、品质奇差的法案大量出笼,表面上是立法院赶绩效,实际上则是利用当天议场的混乱状况,掩护众多暗藏利益的法案。而这些利益的总代理,就是有权力进入「密室协商」的立院龙头和各党党鞭。他(她)们的能耐在于总是有办法找到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为自己的妥协辩护,而掩盖住密室裏心照不宣的利益交换,而且也总能靠经年累月的「服务」,塞住同院或同党同志的嘴巴。

但是这场「以研究掩护花酒」、「以教授掩护民代」的戏码是如此丑陋和见不得人,因此事先各党团成员多不知情,以致于现在各党党内质疑声四起。国民党立委陈学圣批评,党鞭从未告诉大家要处理这个案子,「党鞭权力有那幺大吗」?民进党立委赵天麟也不满大党鞭柯建铭,「一人做决定」。台联立委许忠信同样反对党鞭签字做这样的交易。

即使做为交易,双方的标的也显然没经过细究,因为民代特别费的乱报,即使是私用喝花酒也能除罪,而教授们研究经费的挪用,如果放进了自己的口袋,还不见得能够脱身。代理教授利益的绿委们显然不够用心,把教授便宜卖了。

立法院据说是以人民为名立法的,但是一而再、再而三,以这种方式立法,党团干部强姦党团成员的意见,密室协商取代公开辩论,把蓝绿的共业假装是人民的共业,结果就是把立法院和人民对立起来,立法院岂不就是下一个人民必须革命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