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月英国出现全国性的骚乱事件之后,英国的民情转趋保守,人们倾向认为,无论骚乱背后有甚幺更深层次的社会原因,社会也没有理由要容忍暴徒放火、抢掠、伤人,及随意毁坏公共财产,有人甚至认为警方的手段不够果断与强硬,应一早出动水炮与橡胶子弹。

民间的这种取态,可从英国教育大臣戈夫的最近一次演说中充分反映出来。他认为,英国今次骚乱,可能与现时英国学校的教育方式有关。学校对学生的过度保护与纵容,造就了一代邪恶、无法无天的「怪兽学生」。如果不让学生了解自己所处的位置,任由他们冲击老师与学校的权威,他们就会不尊重成年人订定出来的秩序,没法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及纪律,将来出到社会,就会有破坏,无建设。

为了让青年人奉公守法,必须从小就对他们严加管束。对个别顽劣分子,教师可施以体罚,以起阻吓作用。教师甚至可以暂时性地剥夺学生的某些权利,如不许参加学校的旅行,或放学后要留堂等。按英国现时的规定,学校要罚学生留堂,须24小时前通知家长,并以书面形式解释理由。家长一句「留堂为家长带来不便」,教师已不坚持要学生留堂。很多学生都已意识到,教师是没他们奈何的,故愈加不听教师指导。戈夫说,这样的游戏规则必须改变。

戈夫希望家长不要动不动就投诉学校,而应该积极与学校配合;在家里也要约束子女,以免他们习惯了自由放任。他认为,如果家长允许学生随意不返学校上课,应被判以更高的罚款。

戈夫的这番言论,听来有点匪夷所思,令人不敢相信会是出自英国教育大臣之口。英国向来鼓吹人权,认为学生也是人,他们的权利也应受保护。但现在英国的教育大臣竟说出这样的话,莫非真的天下已经有变?

香港的教育制度,自殖民地时代已师承英国,所以早已禁止体罚,又限制教师随便剥夺学生权利,令不少教师觉得绑手绑脚。只是因为香港的民情大抵上接受这套新的观念,所以很多教师只敢私下埋怨,却从来不敢对这些「政治正确」的新观念提出挑战。今次戈夫的言论,的确令他们有点意想不到。

据一些从事教育工作的朋友反映,现时香港的学生的确难教了很多,其中一个原因是教师已失去了教师应有的权威。学生成绩不好,教师也不敢轻易提出批评与要求,因为学生有时会反咬一口,指责是教师教得不好,才导致学生成绩低落。有些学生甚至会串同家长,向学校投诉,要求学校撤换教师。一些教师只好选择明哲保身,结果损失的还不是学生?

因此,我赞成恢复教师权威的做法。学生尚未懂事,需要教师管教,如果动辄容许学生挑战教师,怀疑教师,连基本的尊重也没有,学校很难发挥它的教育功能。

不过,香港的情况短期里似乎不易改变,因为大家在一些被奉为「政治正确」的理念前面,已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遑论提出一些相反的意见。